全部小说小说排行榜_好看的全部小说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邪骨阴阳

作者:

小鬼七

分类:悬疑

简介: 我生来就有一身邪骨,从小多灾多难,还有一双令我厌恶的阴阳眼,而姥姥却说我的命格十分高贵,前途不可估量。 沈南辞:“一切皆是命数,无论如何,我只想成为你的妻。” 程潇岐:“我不信命,我只信我自己,想要永远宠爱你的决心。” 顾崇明:“如果你的选择不是我,我也心甘情愿,只要你是开心的,那么在我这儿,一切都值得。” 这是一个小白从弱到强,升级打怪的故事! 【感情线宠文,男主女主撒得一手好狗粮!甜到爆!】

至高使命

作者:

梦入洪荒

分类:都市

简介: 铁肩担重任,履职为人民!李天逸选调生报到的第一天便因为镇长助理的事情得罪了镇委书记曾立祥,恰好这时青龙镇下属过山村发生疫情,曾立祥公报私仇派李天逸前往,面对过山村的穷山恶水和不配合的老百姓,李天逸该何去何从?

贵妃裙下臣

作者:

山间人

分类:穿越

简介:机妩媚贵妃X高冷禁欲将军,女非男C,洁党退散。 丽质穿成了亡国祸水。 十五岁及笄那年,睿王对她一见钟情, 于是哭着求着让太后提亲; 十六岁成婚那日,当今皇帝对她一见钟情, 于是不择手段强夺弟媳,金屋藏娇; 一朝得宠,她成了人人羡慕的贵妃。 只有她自己知道, 三年后, 皇帝与睿王将兄弟反目,昔日强盛的帝国将陷入战火。 她这个贵妃则会成为人们口中造成这一切的亡国祸水, 最后被坑杀在逃亡的路上。 为了逃

隐婚市长

作者:

明月儿

分类:都市

简介: 他是冷家长子,最年轻的市长,却娶了自己从小就不喜欢的“妹妹”,只因为父亲相信她是会给冷家带来财运的“福星”! 她是冷家养女,Y市市长的合法妻子,却无名无份受尽冷眼,连家里的佣人都视她如空气!为报答养育之恩,她和养父约定,一年之后她还不能怀上孩子,就离开冷家……

办公室隐婚

作者:

轻黯

分类:都市

简介: 涂筱柠从小算过命,先生说她五行属火,克金,到金融行业会生财,且命中有贵人相助。可她进了银行三年财没来散的倒挺快,她就没信,直到遇见纪昱恒,诶?好像真的有贵人? 第一次,贵人问她:“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第二次,贵人又问:“谢谢就完了?” 第N次,涂筱柠说:“贵人,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初中你是学霸校草我是无名学渣,再遇后我们关系很复杂—— 纪昱恒:“以后中午不要随便过来。” 涂筱柠:“干

她太甜

作者:

半截白菜

分类:都市

简介: 谁都想不到,谢楼会爱上苏荷,爱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爱得极端,偏执,谁多看她一眼,他就要谁死…… 除了我,谁也配不上你。 ——谢楼 病娇霸道男主vs坚强独立温柔甜美女主 食用指南: 1,新风格,从大学到职场。 2,酸甜苦辣全都有。

农女福妃别太甜

作者:

橙子澄澄

分类:穿越

简介: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 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 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 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 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 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总往她闺房钻。 “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

暖婚甜入骨

作者:

漫西

分类:都市

简介: 【正文完,番外中……】一场家族联姻,砚时柒和秦家最低调的四少秦柏聿结婚了。婚后,低调的四少一改内敛的作风,三不五时的秀恩爱。助理来报:“秦少,夫人的前男友刚发微博求复合,三千万粉丝在线狂欢!”男人目光凌厉,语气低冽:“把他微博黑了!”助理再报:“秦少,有媒体报道夫人的品牌服装是高仿。”男人清隽的指尖夹着烟,轻吐烟雾:“联系品牌方,举办全球唯一代言人发布会!”助理三报:“秦少,夫人……要离婚!”男

快穿反派他又软又甜

作者:

小柚皮皮

分类:穿越

简介: 【1v1甜文】 渣男锡纸烫,渣女大波浪。 宿主咱们一起虐渣吧! 虐渣没问题,但是…… 孤僻乖巧少年牵着衣角,“你好甜,不要走!” 邪魅狂狷九千岁挑着下颚,“乖,再唤一声千岁大人~” 挑食的吃鸡电竞大神,“清清,别跑,我饿!” 清冷禁欲的白衣医生扣着冰冷的听诊器,“清清不乖,心跳又加速了哦…” 矜贵无双的白衣丞相温雅一笑,“你说我是你的压寨夫人?” !!!! 她是来完成任务的,不是来谈恋爱的好吗!

初恋选我我超甜

作者:

睡芒

分类:都市

简介: 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丁雪润转学那天,脸上带着伤。 楼珹以为他是刺头一个,三番五次挑衅他:“别装逼,写什么作业,你会么?” 直到月考后,楼珹才发现人家是真学霸,年级第一。 楼珹脸上挂不住,打完篮球后,耀武扬威地把干干净净的小同桌往自己湿透的球衣上摁:“知道什么叫德智体美劳吗?成绩好没有用的,闻闻,这叫男人的味道。” 后来某天,教学楼跳闸,全班摸黑欢呼,没人注意到,最角落的后排,楼珹把他的小同桌摁在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