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庶得正_第028章_笔趣阁

设置

关灯

第028章(1 / 2)

自怀素念帐目时起,冯家的面上的不安便越来越明显。待听到怀素突然念起了之前的帐目,她的额上已经沁出汗来。。

张氏看着冯家的,冷冷一笑,道:“一斤茯苓粉只要五两七钱银,一斤二两却要整整七两银子,这帐是怎么算的,我也不问妈妈了。我只问妈妈,为何不依旧例向源发号采买,却换到了启泰号?”

冯家的一句话都不敢回,只伏地跪着不住磕头。

启泰号是崔氏的陪嫁铺子,这事儿府里并没多少人知道。崔氏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张氏这是冲她来的。虽不知张氏是如何得来的消息,但看她此刻举动,想是恨自己方才逼着她重罚了赵有才家的,才有了这番举动。

崔氏心中却真有些悔了。早知道刚才便不那么逼着张氏了,如今反倒让自己人陷了进去。好在她事先防着一手,而今却也不怕。想至此,她便向贾妈妈那里扫了一眼,随手端起茶盏浅浅啜了一口茶,然后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杭州云雾,是她最爱的味道,清浅缭绕、从容淡和。她抬眸,眼风扫过张氏,眸中隐着淡淡的不屑。不过是个寒门出来的小户女子,仗着爹会钻营做了高官,才能与她这大族嫡女做了妯娌。而今看来,手段还是太生硬了些。而这吃相么,也有些难看。真是叫她哪一只眼睛瞧得上。

贾妈妈自是收到了崔氏的目光。她略一思忖,便站起身来陪笑道:“大太太,可容老奴说两句?”

张氏收回看向冯家的目光,对贾妈妈温婉一笑,道:“妈妈说的哪里话,有什么您尽管说便是。”

贾妈妈便笑道:“这件事老奴却是知道的。那源发号换了东家,东西便不如往日/好,老奴便禀了老夫人,老夫人从几家里选了启泰号,说是老字号,东西精致。恰这时候冯家的接了采买一事,故而便从她手上开始了。”

张氏闻言,舒眉一笑道:“原来还有这个缘故。多谢妈妈提点于我。”

贾妈妈忙摆手道:“老奴哪里当得起。”

张氏和声道:“贾妈妈且请坐。”又转向冯家的道:“既是如此,方才为何不说?还要贾妈妈来替你说。”

冯家的从进门开始便处于两眼一抹黑的状态,丁点儿消息都不知道,所以方才她才不敢胡乱回答。不说总比说错好,她当了这么多年的差,这点自保意识还是有的。

此刻见张氏问话,她依旧做出一副怕得要死的样子,颤声回道:“回大太太的话,奴婢……奴婢方才一慌,便没……没想起来。请大太太恕罪。”

“哦?你要我恕你的罪?”张氏问道。

傅珺看不见她的表情,只听她的声音便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大胆的狗奴才,欺主竟到了这个份上!”张氏猛地一拍桌子,声音拔高了几度,怒不可遏地道:“我先还以为是启泰号的货有问题,价格又比往常高出许多,这才叫人念了帐目来听。而今听贾妈妈所言,才知道启泰号竟是个极好的铺子。既是如此,那茯苓粉里又是怎么掺进了栗子面儿的?以前这种事情可从没发生过,只自你接管采买的差事后才有的。”

冯家的被张氏这一连串的话说得呆住了,竟接不上话去。崔氏倒是想开口,可张氏根本不给她机会,又继续道:“是了,你定要说这未必是你的错,可能是旁人趁你不注意掺进去的。可你细想想,采买管事是兼管验货的,这里头能做手脚的只有你,旁人哪来的机会?那库房可是有专人看着的。必是你自己扣下了茯苓粉,又怕数量对不上,便以栗子面儿充数,是也不是?”

冯家的大惊失色,张口想要喊冤,张氏哪里容她开口,怒道:“闭上你的嘴!我知道你们这些管家的妈妈们平素都有些什么手段,也深知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可再怎么着你也只是个奴才,没的奴才能越过主子去的。现今你就敢往茯苓粉里掺栗子面儿,那往后呢?是不是该往主子的吃食里下毒了?”

张氏的声音越说越高,最后那句问话简直是声振屋宇。崔氏一直想要开口从旁相劝,却被最后这句话给噎住了。

这正是方才她拿来堵张氏的话,而今张氏原话奉还,竟堵得她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冯家的此时是真的在发抖了。她伏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只高声叫着:“大太太,不是奴婢做的,真不是奴婢做的。”

张氏冷眼看着她道:“你自然是不承认了,我却有法子叫你认。”说罢,她便转向了贾妈妈,陪笑道:“还要劳贾妈妈走一趟,去搜一搜这冯家的屋子。她若动过手脚,屋里必干净不了。不止茯苓粉,其他的怕也不会少。”